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段奕宏:“我仍然存在创作上的局限性”|聚光灯>>您当前位置: > 凯发国际真人版 >

段奕宏:“我仍然存在创作上的局限性”|聚光灯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1-12-15 19:23

html模版段奕宏:“我仍然存在创作上的局限性”|聚光灯

作为2021迷雾剧场的首发作品,网剧《八角亭谜雾》已于日前正式收官。有同剧场的几部悬疑作品珠玉在前,《八角亭谜雾》自立案起便备受期待,择定的几位主创也都是业内佼佼。官宣定档时,关于段奕宏第八次饰演警察的词条还上了热搜,引发网友热议。然而,这被称为“神仙阵容”的团队配置,和播出后的数据口碑产生了一定错差,乃至出现关于文艺片、悬疑剧和家庭伦理剧的争议。观众期待的悬疑质感与剧集呈现的效果似乎不太符合。

对此,段奕宏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,“这次的人物塑造确实有遗憾,从创作本身来看,我个人也觉得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”据悉,《八角亭谜雾》因为疫情和播出提档,整个拍摄和后期制作都被大幅压缩,客观上的确存在诸多限制,但和《双探》期间接受采访的态度相同,段奕宏不希望过多叙述背后的辛苦,“作品是立身之本,作为创作者来说,我还是不能偷懒。”

《八角亭谜雾》是段奕宏今年第二部悬疑网剧,此前还有一部由他主演并监制的《双探》,两个人物形象都是警察,加上以往的演艺经历不乏警察角色,因而,也引起了一场关于角色同质化、脸谱化的讨论。段奕宏并不避讳诸如此类的质疑,他关注的是人物本身的质感和故事情节,而不局限于职业,“说实话翻篇儿是很难的,但我不会去惧怕,能用皮肉之苦就带来一个改头换面的警察形象,就不叫痛苦了,真正痛苦的是精神和气质上的改变,思维上的改变,这不是技术能够达到的。”

争议:一个“警察”的执拗

他的角色都是警察。

《双探》中,刑警李慧炎为解救被绑架的女孩,在边疆凛冽的风雪里亡命奔逃,眉毛头发都结满冰霜。不久之后的《八角亭谜雾》中,刑警队长袁飞为了两起相隔十九年的凶杀案,在江南连绵的阴雨里四处走访调查,神色匆匆。看似雷同的角色,雷同的办案情节,只是换了一个发生地,这对一个成熟的创作者来说,显然是应当避忌的情况??但段奕宏没有。

“我好像老在演警察,这的确有风险。”尽管热搜上网友们的调侃都挺友善,但段奕宏很清楚自己会面临什么,“《烈日灼心》的伊谷春大家很喜欢,《双探》也不错,但再演警察,其实吃力不讨好。我们还能看到老段演个不一样的警察吗?观众越期待,也越容易失望。”

《八角亭谜雾》的设定中,段奕宏饰演的袁飞是当地刑警队长,同时也是玄家的女婿,十九年前那起命案的受害者就是他妻子玄敏的妹妹。尽管命案已经过去多年,但笼罩在玄家的阴郁气氛没有消散......此时的袁飞,既是涉案者家属,又要担负起破案解谜的重任。这个警察身份,在文本上看确实是富有吸引力的。

段奕宏对自己的要求也体现于此,他很看重故事的“核”,不拘泥于外在的“形”,“人物在不同的故事文本中所呈现的不同的戏剧张力,包括作品的整体性,这都是我应该去追求的,而不是局限于警察这个职业,人和人还不一样呢,警察当然也有不一样的,”说到这里,他的语速明显加快,“老在演警察,就怕了?不演了?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2006年,段奕宏凭借《士兵突击》中的袁朗声名鹊起。往后十多年的作品中,军人和警察一类的角色的确占了挺大比重,他也跟自己较劲,“军人也好,警察也好,有些角色我一开始并不愿意去演,担心没能力去拿出一种让观众‘翻篇’的感觉。”翻篇就是耳目一新,虽然身份职业不变,但整个人物的精气神都不一样,段奕宏承认这非常难,“我给自己的要求是‘打破’,重塑,但文本不会给到那么扎实的打法,还是要靠演员的二度创作。”

而二度创作的支点具体是什么???亲身实践。

早在1999年,段奕宏第一次出演电视剧《刑警本色》,为了一个掏枪动作,他就苦练上千遍。往后二十多年的演艺生涯,勤勉练习和身体力行都是段奕宏的常态:他曾在厦门嘉莲派出所和当地警察共同生活、过年,出警抓赌、查车;也曾下过千米深的矿洞,和矿工们同吃同住。警察矿工不是扁平僵死的名词和职业术语,而是由无数鲜活的个体组成,段奕宏在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,体验真实,也摸索自己塑造真实的依据,把角色演出“人味儿”。

《双探》的警察李慧炎,是个独自抚养儿子的单身父亲,开场第一幕戏就是去公厕倒便盆,因为家里没有私厕。《八角亭谜雾》的警察袁飞,在痛失幼女的家庭中平衡各方关系,维持夫妻感情。剥离掉警察办案这个同质成分,其实角色都是不同的,李慧炎的生平第一等大事就是给家里装个马桶,改善条件;袁飞则希望实现妻子生儿育女的心愿,家庭和睦,他们浸淫在世俗的家长里短,首先是一个活生生的普通人,然后才是警察。

这些人物,在自身性格及相关人际谱系的背后,都是移动的小社会。段奕宏没有以职业定性,去割裂一个个人物,“所有角色都不是孤立的,得放在作品中整体来看。演员的塑造也依托作品,以此为土壤,生根发芽,长出一个个人物,这样才能出来真实的质感。”

作品:拳拳到肉的锤炼

由段奕宏参演的献礼巨制《长津湖》还在热映,票房已突破53亿,前不久,幕后的一段花絮引发热议。他直言最担心吴京的身体状况,每次见面都提醒这条腿还得要。

段奕宏和吴京结识于2010年拍摄的《西风烈》,拍摄动作戏的难度和危险系数显而易见,双方都是极其敬业且能吃苦的性格,因而惺惺相惜。创作的艰辛,动作戏带来的伤损,他们都亲身品尝。

精彩激烈的动作戏是段奕宏身上绕不开的话题,数量可观的军旅和警匪题材作品,大多也是依靠动作戏份的支撑和填充。工作团队记录过许多他在拍摄期间的细节,其中就有大量打戏的花絮。为了效果真实,他总是亲身上阵,甚至跳车、高坠的戏份,也坚持不用替身。

“但也不是痛苦的,用皮肉之苦就带来一个改头换面的警察形象,那叫痛苦吗?多练就行了,那是技术性的嘛。”对话中,段奕宏不太愿意赘述身体的辛苦,创作带给他的磨砺更多还是在精神层面,“那我还能跳高呢,难道我从楼上跳下来我就改变了吗?我在乎的,是气质的改变,精神和思维的改变,凡是表面技术能达到的改变,那都不叫真正的痛苦。”。

段奕宏来自新疆伊犁,故乡辽阔的土地和粗粝风沙,某种程度上也巩固了他的意志品格。“人的性格和生长的土壤是有一定有影响的,然后还有自我的认知,对职业的追求,”现在他一口标准的京片子,带着流畅的儿化音,这是来北京上学后苦练修正的,“要不然就别选这事儿,既然选了,又不好好干,就对不住自己,还真说不过去,环亚官网授权平台。”

“后来家人看《西风烈》,就也说,以后尽量别拍这么危险的。”不过,在谈到家人时,段奕宏语气柔软了不少,表示现在会和吴京互相提醒注意安全,但一到开拍,就又打回原形,“创作起来都是比较疯狂的状态,一开机,都挺疯的,顾不上。”

段奕宏的敬业在业内有口皆碑,堪比“自虐”,一度令合作的导演都觉得,他对自己太过苛刻。早年的拍摄经历也留下许多为人称道的“传说”,比如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中龙文章一口气背诵4000字台词,《西风烈》中刑警向西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跳车追捕逃犯,无论脑力或体力的挑战,他都在不断突破上限。但和大多数“演技炸裂”的评价相对,段奕宏付出极大心血汗水所追求的表演创作,落点维度并不仅仅在于个人,也不希望就此换取一个怎样的标签。

正如前段时间他在知乎给出的关于演技探讨的回答,“演技不是用神态和动作来衡量的,这只是一种技巧,创作者不应该只把技巧作为追求。创作者应该让自己置身到生活当中,用更强的生命力去支撑人物。”

《双探》播出期间,有细心的剧评人发现,李慧炎在东北的早餐店吃烧麦,没有把顶上的一圈褶皮吃掉。北方有些地区的烧麦,褶皮顶层比较厚,甚至发硬,介意的食客就会扔了不吃。《八角亭谜雾》里的袁飞,面对心情苦闷的妻子,尽力安抚、满足需求,会在防空洞外摘花,还记着要在结婚纪念日送花。段奕宏回忆,“这么一个受害的家庭,这么个姑爷,要把夫妻之间的感情关系做出可信度来,真实的生活化,就是考验演员的完成度。”

如何令人信服、如何令人沉浸,除了大场面的呈现,这些微小细节的流露也至关重要。站在今时今日的位置,段奕宏深知,自己的每一个角色形象都要接受突破和颠覆的期待,改头换面何其不易,但无论如何不易,他都是那个迎难而上的苦行僧。创作的情与真,就是这么一点点雕琢出来的,“这种时间上或空间上所要求的真实质感,就得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近、执行、完成。”

2017年的《引爆者》,炮工赵旭东在狂奔几公里后满脸的鼻涕口水,就是段奕宏为此设计的真实生理反应,“看到这个(鼻涕口水),观众会相信,这个人已经逃了五六公里,实际拍摄不可能跑那么久。但如果这样的细节失分,观众就会逐渐丧失真实体验的建立,作品也就无法完成更高程度的真实表达。”

转变:必须保有创作的勇敢

演员段奕宏在今年的作品中迎来身份的转变,由他主演并监制的悬疑网剧《双探》于九月上旬播出,豆瓣评分最高8.0,电视剧类型的相关指数排名也都稳定在前三位,处于“半破圈”状态。面对身份转变的第一张成绩单,他本人还挺满意,“其实我们容易被制式和标签框定的头衔给吓怕,但从创作的角度来说,你是一个创作者,你有这样的能力,就不必拘泥于身份。我觉得我前提是纯粹的创作者,得去忘掉这一种身份带来的束缚和限制。”

当然,他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这份从容和笃定。在此前的采访中,段奕宏不止一次提到过,“我哪敢做监制?”“我那么爱惜自己的羽毛,怕做不好被骂。”也是思虑再三,才决定接下这副重担,既是为自己艺术创作的突破,也是为公司和伙伴团队尽一份责任,“到了今天这个阶段,不能光是嘴上说说,我得自己保持一种创作上的勇敢性,也敢于做出尝试。”

段奕宏的奋斗故事广为人知,其表演创作上的高标准、严要求也令人“望而生怯”。拍摄《烈日灼心》时,他可以为一句台词、一个调度,和导演“掰扯”几个钟头;《记忆大师》《秘密访客》的导演陈正道也清楚记得,段奕宏是如何“折磨”自己。后来段奕宏凭借《烈日灼心》《暴雪将至》,拿下上海国际电影节和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,加上早年拍摄的电影《二弟》曾获印度新德里电影节最佳男演员,他成为华人中罕有的“3A影帝”。将近知天命的年纪,回头再看那些细枝末节和不厌其烦的打磨,他的确做到了一个演员所能做的一切。

然而,无论何时何地,段奕宏并未停止求索,他仍然在往纵深处挖掘自己的可能性。

2021第五届平遥国际电影展,他以评委的身份出席。那段日子每天看两到三部电影,消化,总结,把所思所得记在手机备忘录里,“怕遗漏掉,那种新鲜的感觉。我认为一个故事的原创力,想象力,生命力,这些都挺重要的。”他在谈话中数度提到“生命力”和“创造力”,对自己往后的作品,也寄托了更多期许,“对于我这样的创作者,仍然存在创作上的局限性,我仍然非常渴求新的创造力,还有突破想象的那种张力和表达。”

而担任监制,无疑是起到了一种正向的丰富。段奕宏从最初的犹豫,到如今稳妥开展工作,前阵子还外出勘景,在一个项目的运转中负责更多内容,“其实当团队借助我的力量来完成支撑和执行运作,作为我个人来说,收获也是很大的。包括勘景这些也是,不能纸上谈兵,肯定要去接触,要去亲身体验,然后群策群力。”

至于往后的作品是否能获得认可、有很好的口碑,段奕宏没有太多顾虑,“按照我以前的性格,哪能紧接着又演一个警察,这完全可以逃避掉,但我没有去逃。”他和团队在选择前都会有预判,任何一部作品的结果无外乎三种:接受认可的人多、不被认可、有争议。他也清楚,这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,所以还是想保持创作的纯粹性,不为规避风险而直接躲开,“在选择的时刻,我觉得我具有这种创作上的勇敢,也愿意面对,一切可能发生的结果。”

特约撰稿人 顾襄

【作者】

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
上一篇:虎牙(HUYA.US)大涨10% Q3净利同比增长107%
下一篇:没有了